襄城县:党建引领激活集体经济新动能

层层落实责任,鼓励先行先试,寻求出了一条“市场化运作、公司化运营”的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模式。

层层落实责任,鼓励先行先试,寻求出了一条“市场化运作、公司化运营”的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模式。层层落实责任,鼓励先行先试,寻求出了一条“市场化运作、公司化运营”的村集体经济发展新模式。目前,全县首批50个试点村全部成立了村集体经济公司,有集体经济的村从2017年的85个增添到276个,增长225%,实现了村集体经济的突破性发展。

  
  
  牛占营 王丽飒 本网记者 张培奇 范亚旭
  “到2018年底,全县50个试点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达到5万元以上。到2020年底,全县所有村均成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公司,集体经济年收入完成‘破零’,上游全县10%的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达到50万元以上,5%的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达到100万元以上。”今年6月,在全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动员会上,襄城县委书记宁伯伟向16名乡镇党委书记,441名农村支部书记发出了发展村集体经济的号令。

  
  在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周全小康的关键时期,为了啃下村集体经济“空壳村”这块“硬骨头”,早在今年年初,襄城县委就开展了“大走访、大调研”活动,县委重要领导坚持以上率下,通过实地走访、召开座谈会、咨询专家等方式积极开展基层调研,终极寻求确定了“市场化运作、公司化运营”的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新模式,让村集体经济“破茧成蝶”,经过短短一年的时间,全县“空壳村”占比由原本的81%下降到38%。

  
  县委统一领导,顶层谋划定好“主基调”
  “当了十几年的乡干部,很少像现在这样细心思考如何发展强大村集体经济。以前总认为村一级异国资产、资源,村集体经济可有可无,但实践证明,这个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姜庄乡党委书记李卫权细心地告诉记者。在2018年以前,持“村集体经济无用论”观点的乡镇干部甚至很普遍。集体经济到底应该由谁来主抓,该怎么抓,困扰着所有的乡镇干部,农村发展因此陷入窘境。

  
  为铲除“村集体经济无用论”,彻底转折农村发展现状,今年以来,襄城县委把发展村集体经济作为“一把手”工程,县委书记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并根据需要成立了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由党委、政府分管领导挂帅,机关、发改、财政、工商、农业、国土等部门共同参与,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每月起码研究一次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工作,坚持问题导向,强化工作落实。

  
  襄城县委还重视增强顶层谋划,研究出台了《襄城县关于抓党建促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定好了村集体经济发展的“主基调”。提出“坚持市场运作、公司运营;坚持村级主体、县乡引导;坚持因村施策、试点先行;坚持稳步推进,科学谋划;坚持多方帮扶,形成合力”的基本原则;明确集体经济公司性质为集体所有制公司,股东为村民委员会;村级集体的经营性资产委托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公司管理经营。

  公司设董事会、监事会和总经理,管理层原则上与村“两委”班子套合,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选举产生。
  据了解,襄城县提供了资源开发型经济、资产经营型经济、旅游生态型经济、物业租赁型经济、资金投资型经济等十种经营模式,便于村级机关结合自身实际,进行选择借鉴。同时,鼓励村级集体从本地实际出发,不断创新具有本地特色的、务实管用的发展模式,形成多元化、市场化、规模化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格局。

  其中,山头店尚庄村“小西瓜做出‘大产业’”;湛北乡北姚村“发展乡村旅游,打造农家示范”……目前,全县村集体经济发展已初结硕果。
  抓而不实、等于白抓。为了使各级党机关负责人把发展强大村集体经济记在心上、扛在肩上,所有县级领导干部带头联系指导2-3个集体经济发展试点村,督促各级党员干部各负其责,积极为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提供支持和帮助。

  同时,把发展强大村集体经济列入乡村两级基层党机关书记党建述职评议的紧要考评指标,作为各级党机关党建目标任务完成情况和村(社区)“两委”干部工作报酬绩效考核的紧要指标,形成了层层抓落实、人人有任务、村村有目标。
  机关部门统筹,部门合力弹出“和弦音”
  发展强大村级集体经济,除了基层自身努力外,还需要各财政、农业和涉农部门的支持和推动。

  原由缺乏机关统筹和资源有用整合,谁来具体推动和协调?分散在多个部门的人力、物力、财力如何整合才能隐晦曲折应有的效益?
  为破解这一困局,襄城县委把发展强大村集体经济作为机关部门增强基层党机关建设的基础工作和基层党建的“牛鼻子”工程,集体经济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机关部门,落实专职人员、办公场所、工作经费,周全负责发展强大村集体经济的统筹协调工作。

  建立了县级农村集体经济发展信息服务平台,统一管理和发布政策、项目、技术和信息。成立了县级发展村集体经济专家服务团,根据村级集体经济项目需求,落实相应的技术指导人员,为村集体经济发展问诊把脉。出台了《襄城县成立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的指导办法》《襄城县支持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土地要素保障的意见》等系列配套文件,为村集体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政策支持。

  
  在机关部门的牵头协调下,襄城县打破了以往各部门“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的旧格局。以提升村级班子发展集体经济能力作为紧要内容,结合村“两委”换届选举,把一批有经济头脑、懂经营、会管理、具有发展村集体经济强烈意识和开拓创新精神的党员选拔进“两委”班子。
  如今,襄城县农业部门作为村集体经济的机关管理的主责部门,负责对村集体经济进行指导、督促和服务。

  工商部门负责做好村集体经济公司的注册和监管等工作。财政部门统筹各类政策资金,每年拿出不少于1000万元的财政资金用于扶持和奖励村级集体经济发展,隐晦曲折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金融部门增强信贷支持,每年新增5000万元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公司专项贷款,同时,把专项贷款任务完成情况作为商业银行年度考核的紧要指标。

  国土部门积极开展空心村治理和农村宅基地“一户多宅”清理工作,增添村级集体建设用地资源;对于不能在行政村(社区)落地的村级集体经济项目,规划村级集体经济项目产业园,建设小型标准化厂房,知足项目用地和入驻需求。
  一系列的措施同步推进,为襄城县村集体经济的发展注入了强大合力。

  
  乡、村具体落实,百花齐放演好“主角戏”
  近一年来,襄城县各村级党机关捉住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的契机,盘活资源,积极创办村集体经济公司,创新寻求出了入股分红法、资源出租法、招商引资法、支部带头法等等十种发展模式,帮助村民增收致富,实现村级集体经济“百花齐放”,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村无钱任务难题,有用增强了村级机关造血功能,增强了村“两委”干事创业的信心和决心。

  
  山头店镇上秦村地下水资源丰富、水质精良,非常适合制作饮用纯净水。该村捉住县教体局派驻第一书记优势,通过教体局和襄城县利锋公司牵线搭桥,开创了村企合作、入股分红的集体经济发展模式,村集体以水资源和土地资源入股,企业投资400万和村集体共同创办桶装纯净水公司,公司投产后年利润的10%归村集体,村集体预测每年分红15万元。

  

  湛北乡北姚村通过村“两委”换届,选出了有发展思路和致富头脑的新一届“两委”班子,支部通过外出考察,确立了利用首山旅游资源,走“农旅一体化”的发展路子。在党支部的带领下,通过发展樱桃采摘游、举办樱桃节,村民人均年收入突破了1万元。2017年,捉住县政府举办“首山第一届油菜花文化节”的契机,牵头成立了襄城县益众农业开发公司,完成了环山道路、游客服务中心、红石院落、榨油车间等基础设施的提升。

  油菜花节期间,吸引了周边近20万名游客,北姚村不仅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名村”,年集体经济收入也突破了50万元。
  据介绍,在发展模式上,襄城县不搞“一刀切”,不套用一个模式,而是结合各村的自然条件、经济基础、资源禀赋以及农民素质等情况,合理有用地利用当地资源,把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把特色产业优势转化为集体经济发展优势,选准集体经济发展的路子。

  在运营模式上,采取公司化运营,遵从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用市场的办法解决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保证了村集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如今,通过集结发力、集结攻坚,襄城县村集体经济暴露新气象,慢慢形成了一村一公司、一村一产业的良性发展格局,村集体经济“百花齐放”,村民的口袋富了、村落的景色美了、集体有钱给群众任务了、村干部工作有底气了,真实助推了农业转型、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增强了基层党机关的凝聚力和号召力。

  

分类目录

文章归档

近期文章